播诗书火种扬德艺新风——倪进祥和他的双馨斋书法公益大讲堂

2019-03-25 23:40:59

近两个月以来,全国各地的书法爱好者之间传递着一个让人“普大喜奔”的好消息:军旅书法家倪进祥的双馨斋书法诗联公益大讲堂陆续在全国各地创办;只要是热爱中国诗词、楹联、书法的人,无论身份,无论基础,都可以参加,并且不用交学费。在当下市场经济时代,想要不花钱向陌生人学点真本事,几乎是不太可能的,除非你一开始就做好了上当受骗的准备。曾在微信上看到一篇文章,说北京有个书法家,通过网站、微信群等方式,在全国广招弟子,打着古人的幌子,让弟子们学习他自己的书体,又变相把作品卖给弟子,成为他的“下线”;在各地办培训班,或搞短期讲座,大讲“笔”的重要性,每每学员都会当场购买他的“专用笔”。我曾经在上海有关的一个微信群里“驻扎”过一段时间。群里总体氛围是好的,大都在研习、切磋书法,不时有展赛征稿启事和雅集的通知,偶尔有上述那位书法家来当地搞培训的消息。微信群里是不谈钱的,很纯洁。“线下”有什么情况,因为我没有报名参加活动,所以一概不知,不知上述文章里说的是不是属实。

倪进祥在其书法工作室为学员示范临帖

前些时候,还是在微信朋友圈,我看到一则消息:10月5日,由军旅书法家倪进祥创办的双馨斋全国书法诗联公益大讲堂在北京问世。该大讲堂面向全国基层书法诗联爱好者,不收学员任何费用,采用微信建群、视频教学和微信点评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教学。大讲堂创办一个多月以来,得到全国基层书法诗联爱好者的广泛响应:全国开办一百四十多家教学分点,报名参训的人员已达一万九千余人,遍及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该大讲堂邀请了一百余名中国书协会员义务支教。大部分学员从零起步。教学中,临帖和创作兼顾、理论和实践并重,同时义务教授学员自作诗词、楹联。

我也被学员拉进“倪进祥公益书法北京总校”和几个“分校”的微信群,观察了一段时间,并且和倪进祥以及群里“同学”有了一些交流。出于记者的职业习惯,一方面,我对这个新生事物充满了好奇,对它所体现的公益价值有一份宣传、弘扬的责任;另一方面,我也保持着一份警惕,观察有没有“公益”之外的蛛丝马迹—— 一旦发现有非公益的迹象,我有站出来说话的责任。

北京总校群500人,已经满员。群主倪进祥给该群和他的双馨斋全国书法诗联公益大讲堂各分校制定并发布了群规:

1.尽量实行实名制管理。组织动员大家勤于临帖,善于讨论,勇于创作,敢于投稿。

2.学习书法的学员每天晚上11点之前将当天作业、作品发1至2幅到群里,大家相互评点,各分校导师主动帮扶。已是省级以上书协会员的书法家可以多发作品上来供大家学习参考。

3.总校发出的教学视频、相关链接、重要通知由各分校校长及时传达各分校,并动员全体师生收藏、观看,鼓励将教学视频及时分享到自己的朋友圈,更大地发挥书法诗联公益大讲堂的社会效益。

4.禁止发一切与书法无关的内容,包括问候的图片、链接,严格控制与书法创作无关的广告和拉票活动,严禁过度私聊。欢迎转发与书法诗联创作相关的技法链接和书法诗联界各种征稿启事,实现资源共享。

5.大家要积极参与学习和讨论,注重诗书并进、德艺双修,发现身边有爱好者想免费学习书法和自作诗词楹联的要及时主动拉入分校群,普度众生。每人在书法和诗联界取得的成果要及时分享到群里,以鼓舞士气。

6.发表作品,正文、落款、印章必须齐全,要学会自查。

7.发布与书法楹联无关的广告的,将请出群去。

我没有交过一次作业,光是在各群里浏览、穿梭,每天就累得快不行了。一天里,一个群总有成百上千条信息,不知道倪进祥要累到什么程度。经常看到他跟学员互动:学员问什么,他都要回答,比如落款从哪里起手合适、写扇面左右留多少好看等;学员每天上传的作业,他几乎都要点评,有时持续到凌晨两点左右。倪进祥在线上给学员讲课、点评、答疑的时间,如果按中国书协理事作品的市场价格计算,不知要合多少银子了。

慢慢得知,倪进祥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才搞公益大讲堂的。这些年来,经过他帮助、辅导过的书法爱好者已有上千人加入省级以上书协。他自费给革命老区、西部落后地区、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困难群众、残疾人书法爱好者邮寄了十多吨各种书法碑帖资料。自开办大讲堂以来,他每天为全国各地学员辅导书法、批改作业,废寝忘食,体重下降了十斤,两次累得病倒。正是这种奉献精神极大地感召和激励着广大基层书法爱好者。他们把这份感激化成学习的动力,都在快马加鞭地苦练书法。短时间内,已有一百二十余名学员的处女作在专业报刊上发表。

倪进祥这位军旅书法家开始让我刮目相看了。

24年前,倪进祥义务为部队驻地佳木斯第二十八小学学生辅导书法(资料图片)

倪进祥于1990年从安徽省无为县应征入伍至佳木斯某部,后调入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文艺创作室从事书法专业创作。他主攻章草,擅长作诗联。其作品三十余次入选由中国书协主办的书法大展,其中四次获国家级奖项。在自己研习书法、诗词、楹联的同时,他还义务辅导了三百余人入选各种国家级展览,辅导并推荐了八百余人加入了中国楹联学会和中华诗词学会,免费为各地群众题写门牌、斋号、书名、展标已达三千多件。为此,他先后被评为全国军地两用人才先进个人、全军学习成才先进个人、全国书法进万家活动先进个人、全国首批德艺双馨书法家,获中国文联送欢乐下基层活动贡献奖,两次荣立三等功,四次荣立二等功,两次荣获沈阳军区学雷锋银质奖章,2010年当选中国书协理事和全国青联委员,2011年当选中央国家机关书协副主席。他还被聘为中国楹联学会副秘书长,被全国三所高校聘为客座教授。

倪进祥义务给部队退伍战士题赠作品

最近,我就一些与大讲堂有关的问题和倪进祥进行了一次交流。在谈到开办公益大讲堂的初衷时,倪进祥说:“今年中国书协派领导和专家深入到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专题办班,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并组织一大批书法家深入基层举办书法公益培训活动。作为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文艺创作室的专业书法家,我感到自己也有一份责任,应该主动响应中国书协的号召,积极投身到文艺以人民为中心的时代潮流中去。在反复学习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的过程中,我感到书法家的创作应该以人民为中心,在创作情感上要与人民,特别是与基层广大书法爱好者心连心,在创作的价值取向上要去除铜臭味,努力为基层群众传经送宝。我立刻行动起来,并于去年底开办了自作诗联公益培训,用微信建群,以免费辅导的方式为基层服务。发展到今年10月份,已教会上千名学员自作诗联。为满足更多基层群众想学书法的心愿,我于今年10月5日开始开办微信群,成立‘双馨斋全国书法诗联公益大讲堂’。”倪进祥这样介绍大讲堂的性质:“完全是公益性质,不收任何学费。我采用视频教学,以微信辅导学员学书法,努力做到临帖和创作、书法和诗联、理论和实践、信授和面授相结合。”

倪进祥为军委后勤保障部基层连队官兵授课后作示范创作

完全是以新的模式开展教学,这倒符合现代人接收信息的习惯。倪进祥告诉记者,为了使教学系统化,克服微信信息碎片化的弊端,他计划摄制30集书法教学视频,定期组织广大学员用手机微信收看。目前,我在微信群里已经收到8集教学视频,集集都是“干货”。倪进祥把整个教学过程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以理论先行,让初学者知道怎样选购“文房四宝”、字帖、印章等创作必备的物资,组织练习横、竖、圈三种常用线条,深入推广“三指单勾悬腕执笔法”;第二阶段,组织学员读帖、临帖,让大家学会自作诗词楹联,帮助大家选择参考资料;第三阶段,在精准临帖的基础上,引导学员模拟创作,组织推荐优秀学员的优秀作品在书画界专业报刊发表,指导学员参加全国各类展览、大赛并加入各级书协组织;第四阶段,研究“国展”等重大展览的创作经验,传授各种创新手法,鼓励学员踊跃投稿,力争使部分优秀学员早日突破“国展”瓶颈,使所有学员实现书法梦。

常言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然而倪进祥开办大讲堂的好消息完全颠覆了这个常理。近两个月以来,全国各地纷纷主动要求成立分校,现已达142家,参加学习的基层书法爱好者呈爆发式增长。倪进祥信心满满地对记者说出了自己的目标:“我打算为全国免费培训出县级书协会员10000名、省级书协会员3000名,努力辅导一批优秀学员早日突破‘国展’,以圆大家的书法梦。”

在当前商业高研班风起云涌的境况下,忽然冒出个“砸场子”的——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有时还要自己花钱给生活困难和偏远地区的学员买字帖、买笔墨纸砚。他是怎么想的?

在外从军、工作几十年的倪进祥乡音未改,言谈朴实、热诚而坚毅。面对记者的提问,他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是从农村基层迈入军营的,在30年的书法学习创作实践中和26年的军旅生涯中,切身体会到身在基层学书法、搞创作的艰辛,可以说一言难尽。随着倡导振兴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全国书法爱好者的学习热情日益高涨,基层学书法的人数猛增。但很多初学者投师无门、缺钱深造。我作为部队培养、教育出来的一名书法家,国家和军队各级党组织给了我很多荣誉,现在部队待遇也很好,工资收入足够养家糊口,我始终深怀一颗感恩的心,想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回报社会。”

倪进祥的一席话让记者想到了大讲堂的“双馨斋”冠名。他向记者介绍说,他2008年被中国书协评为全国德艺双馨书法家,时任中国书协主席的沈鹏先生为他题写了“双馨斋”的斋号。他用“双馨斋”给大讲堂冠名主要是为了更好地践行自己“德艺双馨”的理想,也提示广大学员要争做“德艺双馨”的书法家。

稍等,我看一下,北京总校有消息@所有人,发布了“导师值班表”,又有二十余名中国书协会员受到倪进祥无私奉献精神的感召而加入进来,义务为学员辅导。写完这篇稿子,我也要暂时撤出大讲堂,给需要学习的学员腾出一个名额来。最后,希望大讲堂越办越好,帮助更多的基层书法爱好者迎来希望的曙光,让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在华夏大地的每个角落得到传承和普及。同时,也希望倪进祥的这种公益精神能够在社会各个领域得到弘扬,以促进我国文化事业的繁荣发展和社会的和谐进步。

倪进祥在北京万寿路邮局给西藏阿里地区书法爱好者免费寄送“文房四宝”和字帖

张张邮件交寄单都是倪进祥的爱与牵挂

学员眼里心中的倪进祥

在倪进祥公益书法微信群里,记者是个最清闲的人。每天看着“同学们”热火朝天地练习、请教,内心时时掠过丝丝惭愧。有时,也会生出“忍无可忍”的烦躁——某个简单的问题,会有不同的人问,回答几遍、十几遍的情况都有。再看这些学员,各行各业,五花八门,基础参差不齐。真不知道沉浸其中的倪进祥是什么感受。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苦修,“同学们”都有了收获。说起与倪老师的因缘际会,他们的内心满是庆幸和感激。

葛务农:倪老师是我们定远的女婿。只要回定远,来不及休息,他就忙着给定远的广大书法爱好者办短训班、搞书法公益讲座、走访贫困家庭。他还拿自己的钱给我们订阅书法刊物、报纸,邮寄字帖、画册,买品牌毛笔和好宣纸给我们用。他每年花在定远书法爱好者身上的钱几万至十几万元不等,而自己和家人却过着平凡简单的生活。特别让人感动的是,他还多年无私资助定远的两位残疾人朋友赵靖(因事故失去双臂,视力受损严重)和杨峰(童年得小儿麻痹症,不能正常行走,拄双拐)。倪老师帮他们树立生活的信心,培养他们的书法爱好。倪老师在定远的朋友很多。一回到定远,就有当地官员、富商邀请他去做客,他总是婉拒。除了陪家人和指导我们书法外,几乎剩下的时间就是去赵靖家和杨峰家,上门辅导书法。如今,这两名残疾朋友都娶了媳妇成了家,赵靖还有了可爱的儿子。更为重要的是,在倪老师的多年指导下,他们都加入了中国书协,成为安徽颇有实力的书法家。

开始时常常问倪老师一些很幼稚的常识性问题。比如头一次临习书法,一下手就洇墨,我就问倪老师是不是我的毛笔、宣纸质量有问题。倪老师耐心地告诉我怎样泡开毛笔、控干水分和试墨。我的临作常出现落款问题,倪老师不下二十遍地给我做示范。后来他说:“再错一次就把你踢出不管了。”但是当我再一次出错的时候,他又会把正确的示例发给我。同时,他会严厉地说:“我在你身上倾注了多少心血和精力,你怎么又发生同样的错误了!”他固守着军人精神,像不抛弃、不放弃自己的兵一样对待我这个“菜鸟”初学者。

秦建:记得2002年6月,我收到一封信,拆开一看是我数天前投某书法专业报纸的稿件,上面被细心地批改和示范。那是倪进祥老师批改的。他信中对我说:“安徽太穷了,我们都是农民。你喜欢书法,一定要好好学习,为安徽书法争光。你每个月寄6至8件作品,我给你指导,直至你的作品入‘国展’。”随之又给我寄来足足四箱字帖等书法资料。为了给我减少邮寄费用,他还给我寄来很多信封。2009年2月,倪老师给我发短信说正在滁州为书法爱好者义务授课。我当时很激动,因为六年多我和老师还从未见过面。我当即买票坐大巴去了滁州。他得知我自己已经开好房间,便径直到服务台取消了,把房钱退给我,说我在农村也不宽裕。他自己开了一个标准间,让我和他住在一起。进了房间,他就开始为我指导作品,我当时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这年6月初,我收到他的来信,说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招生,培训班就在他住处附近,给我安排好吃住,叫我去学习,开阔一下写字的思路。那也是我这个农民书法爱好者平生第一次去北京。如今,我已经是中国书协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了。我不能辜负倪老师多年的指导和帮助。

史媛:今年8月有缘加了倪老师的微信,发作品给他看。他说不错,并嘱咐我多带作品到他工作室去。我知道自己不够斤两,他这是在鼓励我,鼓励我坚持下去,要自信。其实,那一阶段我独闯北京,一直忙着为生活画画,习字很少。当时匆匆写了几幅作品,很不像样儿,忐忑地到他的工作室去。他不在。我发了信息,他回复说在开会,马上就到。没过多久,他真的来了,步子很大很急,走得满头大汗,还带来了快餐和水果盒,叫我先吃午饭。那场景,我是忘不了的。

西愚:倪老师站在历史和时代的高度,擦亮了人性道德的光芒。他的这种善举,功在当代,利在中华。他的这种无私大爱,必然会感染更多的人,也必然会使中国古圣先贤的文化经典和精神品格放射出更强烈的光芒!

李庆林:我自1983年毕业一直在基层工作,今年已经54岁,所见所闻,阅人不少。铺天盖地的培训班都是为了捞钱,哪有像倪老师这样无私奉献的?可以说几乎没有!我本人虽然爱好诗词写作,并且出版过《世态诗语》诗词集,但是对于楹联知识不甚了了,诗词格律尚有欠缺,书法知识更是一点儿不懂。对于书法则总有一种望而生畏的感觉,不敢涉足。但在倪老师的微信群中,通过看视频、听讲解,我对书法的基础知识有了了解,并且敢于下手练习了。我想自己将来即使成不了书法家,也要做一个爱书法、懂书法的中国人。

倪进祥走在去邮局的路上,已看不出是书法家、是军人

倪进祥俭朴的日常生活

来源:《中国书画报》

阅读原文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广平信息港版权所有